您现在的位置:凤凰彩票 > 网络营销 > 洪宗礼:写作教学要有序、善引、求活

洪宗礼:写作教学要有序、善引、求活

2019-01-15 10:54

  洪宗礼:写作教学要有序、善引、求活

  洪宗礼先生在语文教育界的思考和实践,始终前瞻而扎实。他的作文教育思想,我觉得有这样一些要点:

  一是认定写作教学十分重要。洪先生认为,写作教学是母语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阅读与写作,就好像鸟的两个翅膀,缺一不可,否则就无法飞向天空;哪怕是其中的一个翅膀受了稍稍的损害,想要高飞也绝无可能。作文是一个人语文能力的综合体现,任何一个人写一篇像样的文章,都必须涉及生活感受、情感态度、价值取向等精神层面和遣词造句、谋篇布局、审题立意等表达、思维层面的东西。从一篇文章大体可以看出作者的阅读基础、语文素养、思维状况、认识水平和心理素质等。

  洪先生在自己几十年的教学实践、研究特别是教材编写过程中,始终将写作教学与阅读教学等量齐观。无论是他的双引教学观和三阶十六步的写作训练方法,还是他的写作训练体系,都无一例外地表明他对写作教学的高度重视。

  二是确立读写关系的互动性。在《读写结合,相辅而行》一文中,洪先生如此描述道:阅读教学和写作教学有各自的任务、内容、要求和特点,两者是不能互相取代的。但是在语文教学中,阅读和写作始终是相辅而行、紧密结合的,他们互相依存、互相渗透、互相补充、互相促进。这是对语文读写关系的最为准确、最为本质的揭示。

  那么,具体而言,这种互相关系究竟是如何作用的呢?他认为,一方面,读与写,基础是读。不仅阅读本身是一种需要培养的能力,而且它是写作的基础和前提,制约和指导着写作。基于此,他提出了以读导写、从读练写的写作教学思路。另一方面,写作对阅读理解又有促进作用,洪先生提出抓写促读的理念。他认为,在经常性的写作教学中,从命题、指导到批改、评讲,都要有意识地联系阅读教学,让学生在写作中加深对课文的理解,更好地巩固阅读课上学到的语文知识。

  这样的论述清晰地揭示了语文教学这只大鹏身上原本分列的两翼的内在联系。这不仅启发我们更科学地认识和把握语文学科的内容和语文教学的任务,对我们科学、准确地设计和实施语文教学有指导意义,而且可以很好地指导语文学科课程标准的制定、课程设计和设置,以及语文教材体系的确立和具体的编写工作。

  三是鲜明地提出作文教学应该循序渐进。洪先生认为,写作教学尽管定序难觅,但无序必乱,基本的规律和序列还是可以找寻的。他总结几十年的教学研究生涯,探索出一套比较完善、实用、令广大语文教师认同的写作教学序列和体系。这一体系的特点是变过去的依据单一角度为多股交织、螺旋递进,也就是综合考虑写作知识、能力,认知心理,写作思维,写作习惯,写作内容、形式、表达方式等多种要素来设定写作教学的序列。这种序列的特点是大体则有,定体则无,是科学性与模糊性相结合的产物。

  四是提出写作教学的理想境界在于活。写作教学的基本要求是培养学生自由、欢畅和灵活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在上世纪90年代全国一个小型的语文教改研讨会上,针对当时作文教学随意、刻板、随心所欲、一笔糊涂账的状况,洪先生提出死去活来的主张,引起广泛共鸣。所谓死去,就是少一些作文教学的条条框框;活来,就是采取生动活泼的方式进行教学。

  针对现实,洪先生提出求活的七条建议:让学生自己到生活中找米,建立自己的写作资源粮仓;鼓励学生我手写我心,作文中要说真话、记真事、抒真情、做真人;要允许学生有规有范、画地不设牢;提倡简单就是美;让学生吃饱喝足,给予高营养;为学生插上网络的翅膀;要始终引导学生去想。

  这些建议和要求抓住了当时乃至目前中学写作教学中的种种问题和症结,提出了实实在在的治理和改变的策略。

  五是提出作文教学的关键在于引。引写是指教师引导学生通过反复的实践,逐步养成作文的能力和习惯。引是一种语文教育的理念,也是一种教学方法。它规定了教师在写作教学、写作课堂上的作用和地位,明确了教师实施教学时必须坚守的只启发、激发而不越俎代庖的方法和策略。如何引写?洪先生总结出知识引写、例文引写、情境引写、激思引写和导源引写等多种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他自己平时的写作教学就是一步一步按照这样的方法,实践着引的思想,不断结出丰硕成果。他在《始终是从零开始》一

  文中,曾经实录了自己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堂写作教学课:课堂从引读开始,教师让学生从集中反刍课文中的写作知识的过程中获得启发,顺利向写作片段训练过渡;而在训练并交流的过程中生成问题之后,又积极引导学生通过比较和自己思考来解决问题。进入写作训练前引读的热身、铺垫,训练并交流中生成问题的引导处理、解决,集中体现了他的科学的引写教学观和高超的教育智慧。

  六是提出写作教学的终极目标是立人。在洪先生看来,写作教学也必须以立人为本,必须着眼于培养健全的人、有个性的人、富有创造精神和创造才能的人。洪先生在写作教学实践和研究的过程中,总是坚定不移地让学生以我手写我心;主张活的写作训练;主张有序有格,更强调对序和格的大胆突破。为此,他坚决反对急功近利的应试写作教学的僵化模式。他经常说,应试写作的框框简直害死人,套格作文、骗分作文训练到最后,被套的、被骗的恰恰是我们自己。这些观点真正切中肯綮,发人深省。洪先生的立人观和一针见血的批评,想必可以让一些依然在应试泥淖中艰难跋涉的人醍醐灌顶,在反思中找到写作教学的正确门径。

  (作者为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学语文特级教师)